談鍾雲山~附一段情/潘朝棟

筆者:潘朝棟

鍾雲山1919年出生。
少年時酷愛粵曲,曾追隨二、三十年代粵樂界盛名的丘鶴儔老師學習,練就一手好二胡。同時,他崇拜梁以忠大師的唱腔,努力研習。由於天賦好歌喉,人又聰明,很快就唱出”骨子腔”的風格。隨後,他又硏究白駒榮,薛覺先等名家的唱腔,把他們的一部份優點納入自己的唱腔中。

香港淪陷期間,百業凋零,他原本在建築師樓工作,失了業,為生活,只好每天在歌壇賣歌。
鍾雲山把前輩名家的唱法融滙貫通,加上自己的創意和艱苦練歷,逐漸發展成為開宗立派的粵藝一代宗師。

粵曲交流網
戰後, 鍾雲山回復原職—建築圖則設計,但仍然用很多時間和精神參與社團的粵曲活動, 又參加一些會社在電台的特備粤曲廣播。歌藝日趨成熟,骨子腔歌王之美譽,不踁而走。 同時,由於當時粵曲十分流行,唱片錄音技術又有進步,由78轉改為33轉,並加大唱片面積,大大增加了每邊黑膠唱片播放時間。幾家有規模的唱片公司 在五、六十年代錄製了大批的粵曲唱片,分銷本地和世界各個有廣東人聚居的地方 。當年最受歡迎的男歌手就是鍾雲山。

五十年代初,我還是十餘歲的小伙子,剛學悉欣賞粤曲的時候,就聽到電台播出由鍾雲山及梁素琴合唱的<先開嶺上梅> 覺得與別不同,十分動聽。從此便留下鍾雲山的深刻印象。此後聽他的機會很多, 因為他的唱片很多, 都是和高水平的子喉唱家唱的, 所以電台常播。

鍾雲山和我七兄朝碩認識多年,他們對於唱曲和玩音樂的理念相同 (大概算是保守派吧 )而且生活的嗜好和習慣也相同,(都是嗜酒,健談,打麻將 )所以很投緣。 和琴姐更是自小認識。 而我到了1965年前後才認識他。當年七兄和琴姐帶我去上環的傢私商會玩音樂。 會內主理音樂部門的是何家權, 是位十分熱愛唱腔粵曲的玩家。 他很佩服鍾雲山,請他當顧問.。會員包括德姐(程德芬,當時年輕 未婚) 都叫他鍾 sir . 我參加了該會一次播音和幾次晚飯宵夜聚會之後, 覺得把酒言歡的感覺很好,欣然同意何家權提出的每星期一次的宵夜飲酒聚會,六位固定會員是鍾雲山,潘朝碩,梁素琴 何家權,尤芷韻(何家權太太,電視藝員)及本人。

鍾雲山的酒量很好,也很健談. 每次宵夜聚會 總是由八時後開始直到深夜的共3、4 個鐘頭的邊飲邊談,話題不斷。鍾sir能説會道,有條理又幽默,閱歷多,記憶又好, 為我們説了很多粵曲圈內的和外地演唱時發生的有趣小故事。可惜過了兩三個月的時間,大概是因為大家生活上的變化吧,這樣美好活動曳然而止 。隨後的三十年,我都沒有參加粤曲活動,也沒有遇到鍾 sir。

粵曲交流網
不料三十餘年後,我退休移民加拿大,1999 年在多倫多一家樂社練習唱歌,就在唱完離開的時 驀然見到有人帶來了鍾雲山。原來鍾sir來了這邊探女,親戚帶他來參觀樂社 ,恰好給我遇見,當即折回曲社的客廳聚舊。閒談間我提到了我童年時代聽到的先開嶺上梅 。鍾sir 一時興起,就在座中清唱了那首歌的幾句二王和幾句反綫中板 。當時在坐的人個個都感到意外,因為音樂室內正在有人唱歌錄音呢。

原來,我們聽鍾雲山唱歌 ,覺得他輕鬆自然 揮灑自如 好像是漫不經心就唱出好聽的粤曲。不料有些曲他是用心「度過 」才唱錄的, 乃至半個世紀之後,仍能衝口而出的背出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