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鍾雲山》(3) _潘朝棟_附一段情_鍾雲山獨唱

鍾雲山的酒量很好,也很健談. 每次宵夜聚會 總是由八時後開始直到深夜的共3、4 個鐘頭的邊飲邊談,話題不斷。鍾sir能説會道,有條理又幽默,閱歷多,記憶又好, 為我們説了很多粵曲圈內的和外地演唱時發生的有趣小故事。可惜過了兩三個月的時間,大概是因為大家生活上的變化吧,這樣美好活動曳然而止 。隨後的三十年,我都沒有參加粤曲活動,也沒有遇到鍾 sir。 不料三十餘年後,我退休移民加拿大,1999 年在多倫多一家樂社練習唱歌,就在唱完離開的時 驀然見到有人帶來了鍾雲山。原來鍾sir來了這邊探女,親戚帶他來參觀樂社 ,恰好給我遇見,當即折回曲社的客廳聚舊。閒談間我提到了我童年時代聽到的先開嶺上梅 。鍾sir 一時興起,就在座中清唱了那首歌的幾句二王和幾句反綫中板 。當時在坐的人個個都感到意外,因為音樂室內正在有人唱歌錄音呢。
原來,我們聽鍾雲山唱歌 ,覺得他輕鬆自然 揮灑自如 好像是漫不經心就唱出好聽的粤曲。不料有些曲他是用心「度過 」才唱錄的, 乃至半個世紀之後,仍能衝口而出的背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