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文成談拉二胡》潘朝棟

大約是一九五三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成叔來我家和父親及兩個較年青的朋友玩紙牌”十三張” , 中途朋友有急事,散了局.因為時間尚早,成叔未想囬家,便拿起掛在牆上的二胡,拉了幾下,看到我們兄弟兩個”小朋友”,便邊説邊拉地,談起二胡經來. 他用尋常的言語(不用術言)講出他演奏的體會和經驗 沒有高難度的甚麼指法弓法,和高深理論,所以其內容連孩子也聴得懂,到老還記得些:

(一)有關技法的言論
(1)用滑音 (不知是不是術語叫游指), 就是先把手指放絃上較高的位置然後才輕輕滑到準確的音調. 他當時舉出兩個音是”上” 和 “六”. “上”的滑音是先把左無名指頭放在”乙” 的位置上,之後再滑到”上” 的位置. 類似方法可用於”六”音和其他音的滑音. 成叔當時拉了”雙星恨”的第一句,和”昭君怨出中的一兩句作例, 説”有時用滑音好聽好多架. 但他同時又告戒用滑音不能甪力 “大力滑就難聽了”
(2)節奏. 成叔舉例説:一拍內如有五個音 例如士上尺工上,拉(彈)出時不應是每個音都平均佔五分之一的時值 而可能是加長第一音的時間 跟著減縮第二三之間的時值,而且每個音都可能有不同強弱的. 他説適當的節奏和抑揚,才能玩出精神音樂.
(3)不可濫加花字. 成叔説,很多好聽的譜子,作曲家已將其用音仔細推敲, 疏密自有其道理. 他特別舉出他老友何大傻作的孔雀開屏, 開頭一句..上,尺,工,合, 用音疏落簡單, 卻能表逹孔雀開屏前一步一步走出來的形象. 又如一些哀怨的曲調,如昭君怨, 樂師如果把樂句的音加到密麻麻,一定失去曲味的.

(二)演奏用心思
(1)成叔説他是第一個把二胡近底部份輕夾在兩腿間,防止了因絃缐在乘托點(俗稱馬仔)以下的顫動做成的噪音(沙聲).
(2)成叔發明用鋼線代替傳統的絲質絃缐,不易斷線,樂聲也較柔和,清亮.
(3)自稱用二胡奏出鳥鳴聲最似. 他說, 練習演奏<鳥投林>的時候 他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每天清早都去”兵頭花園”聽雀叫”.

當晚成叔還説了很多關於演奏的趣事,到深夜才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