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曲的前景

粵曲的前景

文章Simon Man » 2013, 2月 02 週六 05:23

金燕子曲友:其實我那有資格在專題欄目發表意見,所寫的都是老生常談,怎敢在一衆前輩面前舞文弄墨!
因本人想寫的東西對象是年青一輩的粵曲愛好者,可能我所居住的鄉村比較崇尚粵曲,50年代初未曾有電力供應的時侯已經有師傅教唱曲和教玩音樂,不用交學費的,可能是開冰室的老板支付一切,那時自己才八九歲,時常去聽那些比較年長的哥哥姐姐唱歌,印象中玩音樂的大概衹有四五個人,衹有高胡,秦琴,木琴,椰胡和三弦,當年沒有洋琴,後來有電結他,是放在桌面上两手像玩古箏一樣的彈弄,反而打鑼鼓的也有四個人,當年手鑼有專人兼顧的o

本人在青少年時代,有好多機會接觸很多名家和前輩,可惜不懂得珍惜教誨,直到20歲之後才知道粵曲的博大精深,詞句優雅,有很多典故,才懂得向衆多前輩們虛心請教,各位年青朋友,衹要你謙虛向你身邊的前輩不恥下問,尊敬身邊的前輩和長者,對你一定會有好處o

我們粵曲藝術要靠你們來承傳,千萬要尊重自已的傳统,為咗前輩們留下來寶貴的傳统嶺南藝術,我大聲疾呼,為傳统曲牌搖旗吶喊,但是近來的又長又(chum)接駁冇文冇路的曲實在太多了,我甚至懷疑是不是外省人撰寫的?為甚麼這樣難入耳?完全沒有半點粵曲味!如果我們不正視這股歪風,將來發展落去,可能粵曲會像歐西歌曲一樣,每一拍都可能有鑼鼓,現在的粵曲,鑼鼓的確是被濫用了,遲下可能一覺醒來,甚麽(皇后大道東) (老鼠愛大米)已經被譜入粵曲裏頭一點也不奇怪,因為時代曲開始入來抽我地粵曲水了o
同時有些撰曲人喜歡大家抄襲,見呢期江河水收得就支支曲都有江河水,快二流煞食喎,就每支曲都有快二流,沒有個人風格!最難頂就是他們自已所作嘅哽耳小曲,真不解他們為甚麼對傳统廣東小曲那麼抗拒?真令人懷念陳冠卿前輩和葉紹德前輩他們o

其實很少年青人會click入來茶館瀏覽的,在這裡是很難把訊息傳遞給他們,反而在廣播室他們聽歌之餘,又看看有冇人評他的歌曲,他們才會留意得到o我主要目的是希望年青人不要一窩蜂的去唱那些不倫不類的粵曲,而看不起自己傅统的東西,這現象近年相當普遍,祗要她們花得起錢,那些所謂導師或師傅都會比機會她們,現在確實有很多濫竽充數的導師,所以形成很多五音不全的人出show,更惶論要她們唱滚花和木魚o
文東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金燕子 » 2013, 2月 02 週六 05:24

文东曲友,我谂响呢到写有呢到既好处,容易搵番只贴出尼继续写,有时都唔记得写过乜,广播室果度好难搵番,(嘻嘻,雪姐,锁你锁你 ),衣家有d新曲又真系一味拖长,要尼出骚呀, ,长短歌一样出甘多钱,梗系有甘长拖甘长啦, (表情22)
金燕子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ming » 2013, 2月 02 週六 05:25

文東曲友:

小弟也同意您認為當下粵曲新作品常出現"又長又(chum)接駁冇文冇路的"的現象。 (表情9)

說起文全師傅,很慚愧小弟出世遲,沒有在劇場看過他掌板,只可從錄音中領略一下他的造詣。他的鐵三角鑼鼓組合(包括譚桂華打鈸、宋錦榮大鑼,葉細大笛),打法爽朗,聲音悅耳,是小弟最為喜愛的。

記起去年文全師傅伉儷回港探親,亦曾蒞臨小弟所屬的音樂社,十分熱鬧。當日他的夫人譚詠秋女士更演唱了一曲花田錯會,並由朱慶祥先生領導音樂拍和。

(表情20)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金燕子 » 2013, 2月 02 週六 05:25

譚詠秋女士?系唔系同林家声,郑帼宝唱杨梅争宠果位呀? (表情7)
金燕子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崔慶麟 » 2013, 2月 02 週六 05:25

關心粵劇粵曲的人現時可以在網上發表意見是很好的現象,發表意見的人越多越好,久而久之對撰曲、編曲、音樂唱腔設計及演員都會有好的推勳作用。
崔慶麟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ming » 2013, 2月 02 週六 05:26

譚詠秋女士?系唔系同林家声,郑帼宝唱杨梅争宠果位呀? (表情7)
金燕子


沒錯。她的父親就是名丑譚秉墉先生。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金燕子 » 2013, 2月 02 週六 05:27

唔该哂ming曲友,譚秉墉唱果支满天神佛比郑君绵果支重早呀,
金燕子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Simon Man » 2013, 2月 02 週六 05:27

ming兄:全叔的消息,你知得比我多,不過就算他打仙鳳鳴期間他也很少返新田,當年自已年紀小,跟本冇資格睇任白,反而在新界古洞村看過他打大龍鳳,但當時自己什麽都不懂,衹知道很熱鬧o
原來朱慶祥大師是在貴社玩,他的造詣和音樂修養,為弟敬佩萬分!他90年代曾經两度去英國倫敦,頭一次是有宋錦榮,阮兆輝,吳君麗和關德興師傅同行,第二次是和鍾麗蓉一起去的,因文全關係,他們都有上去倫敦文氏宗親會探訪,還借用會址操曲,可惜當時本人在德國,两次都無緣一睹大師的風範o
我在歐洲差不多四十年,在德國差不多20年,期間跟本冇可能接觸粵曲,想找一份中文刊物睇吓都艱難,間中全靠兄弟文卓安寄他們的錄音給我才有機會有粵曲聽,他80年代跟鄺一笑和劉健榮玩多,在這裏我遙祝劉健榮師傅早沾勿藥o Ming兄有機會回港一定會向你討教o 文東

給年青人的信

文章Simon Man » 2013, 2月 02 週六 05:29

ming兄:想請教您,我記不起在那一頁見過一篇關於梁素琴前輩一門四傑的報導,依稀記得是閣下所寫的,這四傑當然不包括我想向您查問的一位前輩叫梁國志的人,年青時在新界跟他玩過幾次,也是一位多才多藝的長輩,曲社主持人向我介紹他是梁以忠的弟弟o他還托我去到英國的時侯代他向某人問侯,這人當年在英是薄有名氣的,還設帳授徒,據當時曲社的人說她是梁老的徒弟,很違憾!當我將梁前輩的問侯轉達與她之時,她的回應卻令我非常震驚!唔想在這裡寫得太長篇,有必要向年青一輩分亨這故事,遲吓在知音茶館再續o文東

接唱友交流站第213頁(3817)帖,上回講到梁國志前輩托我去到英國時如果見到某人,就代他老人家向她問侯o抵英之後因工作的地方離倫敦很遠,所以衹有打電話向一些曲藝界的朋友查問,但都是不得要領,沒有人知道她的聯絡電話,反正不是重要的事情,就沒有再打聽這個人的消息,當年是1976年,倫敦衹有一間曲藝社,叫僑聲曲藝社,自己一直都未有到過這間曲社,直到1978年香港職業樂師劉永全及李仲兩位前輩來倫敦聯同僑聲曲藝社的音樂員攪折子戲演出,當年算是華人在倫敦第一次演折子戲,自己文姓兄弟打過電話給我叫幫手,我都以住得太遠而婉拒他,其實是自已知道避忌,那曲社當時已有兩名年長的老華僑坐中樂位,自己唔想弄到大家唔好意思,直到演出前幾天,主辦人再來電話催促說,凢腔名宿廖金禧第一次粉墨登場做情僧偷渡瀟湘舘,還說是不是唔俾面劉永全和李仲两位呀?冇計!大石壓死蟹,那是我第一次打戲場o

就是在這個場合見到那個人,她演两套折子戲,綵排時主辦人介紹她與我認識才知道是她,她比我年長幾歲吧,我當時就這樣跟她說:(梁國志師傅托我問侯妳?)她回答我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佢都唔算係我師傅),作為後輩是不是應該第一句先多謝呢位前輩的關心呢?同時應該向帶訊人反問一聲呢位前輩的近况才是o
當時我自己都覺得很難過o梁國志前輩的知名度的確及不上梁以忠前輩,各位年青朋友們,師傅祗是來啟發我們的,將來的成就是要靠你自己的努力,師傅名氣大與小是沒有直接關係的,最好的師傅未必能教出最好的徒弟,難道郎朗的鋼琴教師很有名氣嗎?馬友友的大提琴教師也是不見經傳的,他們不是也能夠成為全球最優秀的音樂家?西方音樂手也難望他們背頂o年青的朋友們,千萬不要因為師傅的名氣而自卑,最重要是謙遜,就算衹是教過自己一個身段或一句唱腔,我們都可以尊他為師傅o

講起師傅,我不得不提歐洲一位熱心栽培後輩,不收分文學費,兩夫婦在工餘時侯開着車到處去教授我們華僑子弟粵劇曲藝知識的熱心人,她早在80年代已經參與頌新聲的演出,80年代初移居荷蘭,後來創立了艶群芳劇團,她就是高譽馨師傅o她的先生李連聲是該團的主要音樂師傅,每逢喜慶節日他們都免費為華僑演出折子戲,為節日增添不少氣氛,不時應邀到一些華僑長者中心作義務演出,這劇團是歐洲最成功的,學員能演多個不同行檔,文武生,花旦,士卒,梅香,仙女,拉址下欄乜都齊,能演很多群體戲,在歐洲是難得一見的o這幾年間香港劍笙輝劇團两大台柱文劍斐,裘倩儂三度來歐洲與艶群芳劇團作劇藝交流演出,文劍斐拍高譽馨師傅,裘倩儂就拍團裡的文武生,是歐洲難得一見的精彩演出,本人亦要多謝文劍斐小姐和裘倩儂小姐两位,指點我很多關於演員的走位和需要扎架時的影頭,充實我這方面的不足o各位荷蘭及德國的年青人,我是非常盼望你們能夠参與和認識自已的國粹,又可以加深對中文字和中國歴史的認識,又可以陶冶性情,最重要是不用交學費o

為了想在歐洲推廣粵藝,雖未得到高師傅的同意,我私自從她的海報抄下她的屬會城市,1亞姆斯特丹(Amesteram) 2海牙(Den Haag) 3鹿特丹(Rotterdam) 4烏特列兹(Utrecht)和 5德國的杜耳塞多夫(Dusseldorf)即管向當地的華人查詢地址,聽說現時已經有80多學員,再收不收學生我也不大清楚,祝你好運,我很想看見你們將來的成就,把我們的曲藝承傳下去,繼而將它發揚光大,更祝高師傅能夠在異域孕育出幾朶藝海奇葩!果能如願?雪网這平台又要多記一功
文東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金燕子 » 2013, 2月 02 週六 05:30

文东,你写得好好呀, (表情24) (表情24) (表情24)
金燕子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金燕子 » 2013, 2月 02 週六 05:31

ming 寫:記起去年文全師傅伉儷回港探親,亦曾蒞臨小弟所屬的音樂社,十分熱鬧。當日他的夫人譚詠秋女士更演唱了一曲花田錯會,並由朱慶祥先生領導音樂拍和。

(表情20)


我有本朱庆祥的芸术与生活,好好睇,本书有好多资料, (表情3)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金燕子 » 2013, 2月 02 週六 05:31

simon man 寫:金燕子曲友:多謝誇獎,衹不過提醒年青人不要借助師傅的各氣來狐假虎威,成名之後,根本沒有人會理妳的師傅是誰,如果能夠表揚自已一個不是很有名氣的師傅,其他人反而會敬重妳念舊!反之如果不幸成為失敗者,任憑妳搬出自已認為是最有名氣的師傅,也是枉然o最不濟的就是一朝飛上枝頭,連對自已父母都要保持距離,害怕他人知道她(他)的出身,怕會影響她(他)的前程,其實自卑的人才會這樣做o 文東


文东曲友,师傅就系师傅,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表情3)

Re: 粵曲的前景

文章ming » 2013, 2月 02 週六 05:33

simon man 寫:ming兄:全叔的消息,你知得比我多,不過就算他打仙鳳鳴期間他也很少返新田,當年自已年紀小,跟本冇資格睇任白,反而在新界古洞村看過他打大龍鳳,但當時自己什麽都不懂,衹知道很熱鬧o原來朱慶祥大師是在貴社玩,他的造詣和音樂修養,為弟敬佩萬分!他90年代曾經两度去英國倫敦,頭一次是有宋錦榮,阮兆輝,吳君麗和關德興師傅同行,第二次是和鍾麗蓉一起去的,因文全關係,他們都有上去倫敦文氏宗親會探訪,還借用會址操曲,可惜當時本人在德國,两次都無緣一睹大師的風範o我在歐洲差不多四十年,在德國差不多20年,期間跟本冇可能接觸粵曲,想找一份中文刊物睇吓都艱難,間中全靠兄弟文卓安寄他們的錄音給我才有機會有粵曲聽,他80年代跟鄺一笑和劉健榮玩多,在這裏我遙祝劉健榮師傅早沾勿藥o Ming兄有機會回港一定會向你討教o 文東


小弟所隸屬的人和曲藝社,頭架師傅王勝泉先生是朱慶祥先生的弟子,故朱師父有時會駕臨指導我等後輩,為我們拍和一、兩首粵曲,以作示範。

在音樂社現場恭聽朱師父再度用梵鈴拍和他在六、七十年代入唱片玩頭架的名曲,例如樓台會之良朋,再世紅梅記,雷鳴金鼓戰笳聲,無情寶劍有情天,玉梨魂之剪情、文姬歸漢、林沖等曲,除原汁原味之外,有時還會加添一些新的元素,使我們眉飛色舞。
(表情20)

回到 粵網交流